我的位置: httpsmhk4pxcom > 健康 > 正文

一位貴州青年與艾滋賽跑的28天


  艾滋病阻斷藥(簡稱PEP),是在發生了高危行為之後,用來阻止艾滋病病毒複製,從而避免感染的藥。72小時內服用有效,越早服用效果越好。


  目前依然有很多人不知道有這種藥的存在,或者就算知道,但是抱有僥倖心理,最終在猶豫中錯過最佳時間去服用這種可以説是少有的“後悔藥”。



  為了讓更多人知曉這種藥,並瞭解服用過程。近日,貴陽一位曾發生高危行為的青年,向記者講述了自己服用PEP藥物的整個心路歷程。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認識到,在日常生活中遭遇艾滋病感染風險後,及時聯繫有關機構,及時評估,及時阻斷,是最理智,也是對自己的生命最負責的做法。


  2020年11月12日晚,抑制不住的衝動


  11月12日晚,我通過一款社交軟件,找到了一名同性約炮的對象,這次經歷讓我終生難忘,第一次經歷那種恐懼,也第一次嘗試了傳説中的“後悔藥”,不過,這種經歷我再也不想有第二次了。


  那天晚上,因為頭腦發熱,且抱有一絲僥倖心理,我們沒有用安全套。第二天早上醒來,我頭腦清醒了些,回想起昨晚的過程,心裏總覺得不踏實。因為自己算是高危人羣,在一次在看到一條科普信息後,我就備了幾張快速檢測試紙放在家裏……於是在我的堅持下,對方檢測了。


  陽性!那一刻轟的一下,我的大腦頓時一片空白,似乎陷入了無盡的黑暗。


  2020年11月13日,上午  緊急求助開始


  對方陽性,那自己會不會也感染了,畢竟昨晚的方式不太安全?不,不會的。可是,如果萬一呢?無論如何,我得找個地方確認一下,再採取點什麼措施。



  貴陽哪裏有艾滋病治療機構呢,哪裏可以申請阻斷藥?這個平時不曾關心的問題,如今卻成了最大的困難。網上找了找,我終於找到了貴陽本地的一個艾滋病志願者協會,感覺還比較靠譜,於是我試着聯繫上了對方。通過志願者的介紹,我找到了貴陽市公共衞生救治中心。


 2020年11月13日,下午  開始與艾滋病毒賽跑


  我給最好的哥們打電話,然後我們從清鎮駕車趕往貴陽。40多公里的路,此時顯得格外漫長。


  醫生聽了我的描述後,建議我立即吃阻斷藥。於是,在13日下午在14:10,也即是發生後十幾個小時後,我吃下了艾滋病暴露後阻斷藥。


  我用的阻斷藥其中一款叫捷扶康,是四合一的,市場價2800多。幾年前納入醫保後,1290塊。從這一刻起,我即將被迫開啓一段和艾滋病毒賽跑的歷程。


  2020年11月15日,活在奇奇怪怪的恐懼中


  我無心工作,每天都活在奇奇怪怪的恐懼中。只要有時間,旁邊沒有人,我都趴在電腦前看那些關於艾滋病的文章。越看越怕,特別是看到那些發病的圖片和故事的。我訂了一堆之前沒有關注過的艾滋病相關的公眾號,剛好看到一篇,是公佈貴州省上個月因傳染病導致的死亡人數的,艾滋佔了絕大部分。


  我後悔得不行。


  自然,我最關心的還是阻斷藥。看一些人吃阻斷藥的故事,瞭解國家科普的阻斷藥的原理等等,唯獨不關心價格,這樣的時刻,相信是沒人會關心價格的,只要能確保阻斷,錢也就不重要了。


  2020年11月18日 狀態不佳,每個人都看得出


  我是一個自認為很外向的人。但自從發生這個事後,總覺得別人看自己的目光都變了,唯恐他們從中發現什麼端倪。


  怕什麼來什麼。


  “你這些天怎麼了,整個人看起來瘦了很多?”進辦公室時,面對吳姐突然的發問,我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很快回過神來後,趕緊解釋説,是因為沒有睡好,而且工作壓力大。


  看來一個人心裏有事,那周圍的人都是看得出來的。想想那些規勸別人不要緊張的,真是站着説話不腰疼啊。


  也正因為這樣,反而格外想找人聊天,想要表達自己的擔心和憂慮。但這樣的事能找誰聊呢?唯一能拉着訴説的,也就是好哥們小安了。


  2020年11月22日 逃避家人,我躲進了網吧


  我喜歡打遊戲,但一直都是在家裏玩。自從這個事發生後,在家總是忍不住想這想那的,也害怕父母發現自己的異樣。


  於是,我在每天下班後,索性直接去網吧。帶上耳機,全情投入到激烈的遊戲。只有這樣,才能暫時忘掉這件糟心事。


  每晚都11點過才回家,作息規律的突然改變,讓父母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怎麼又這麼晚?”面對母親的詢問,我只能一次次搪塞説加班,然後趕緊躲進自己的房間,唯恐多待一秒,就被發現不正常。


  這樣的日子真難熬,何時才是盡頭?


 2020年11月27日 每天定時吃藥,精確到秒


  我相信科學,堅持每天定時吃藥。但我還是緊張,以至於每天吃藥的時間,都能精確到秒。


  我每天調了鬧鐘,在下午4:10準時服藥,還是精確到秒,定時定量。


  人這一輩子,最規律的事竟然是這個,想想真是啼笑皆非。晚上,我和朋友聊天時感慨:


  謝謝國家。


  我吃的阻斷藥,降了這麼多價。


  一會兒,我又給他發了一句:


  謝謝發明這種藥的人,我只是以前安全意識不到位,但我不是壞人,我不想得艾滋病,我想好好活着。


  2020年12月2日 艾滋面前,人人都高度敏感


  這些天裏,神經一直崩着的,而且杯弓蛇影。剛好這個月,也有發燒,咽喉痛的症狀,反正,只要身上有一點不舒服,都會懷疑是否與艾滋有關。


  我又反覆聯繫醫生,醫生每次都會安慰我,鼓勵我相信及時進行阻斷的有效率,肯定我採取及時阻斷的行為,和醫生説説話,讓我不那麼焦慮。就不會為一次呼吸道感染,或者臉上長了一個痘痘,都坐立難安了。對了,服藥期間我有時候皮膚會搔癢,我一驚一咋的問醫生,醫生説是正常的藥物副作用,讓我不要緊張。


  2020年12月8日 應該就快徹底告別了吧


  今天是事情發生後的第27天了,一大早又去醫院。正常的窗口期是28天,去醫院也檢查不了,就是和醫生説説話,心裏安心些。醫生也鼓勵我,大概率是安全的,讓我明天來查。想想應該就快和這個意外徹底告別了吧。但人就是這麼怪,總是有一點點擔心。


  如果這件事有什麼好説的,那就是要對自己負責,潔身自好,保護好自己。


  如果真的控制不住,安全套一定要用。


  當然,如果真的發生高危行為,那沒什麼好説的,趕緊去疾控中心或者定點醫院尋求幫助,及時阻斷。


  從掛號窗口你諮詢要掛哪個科,到醫生開藥,除了自己,沒有人用奇怪的眼光看你,我想,這些醫務工作者,都是受過訓練的吧。


  2020年12月9日 我想做一名防艾志願者


  第28天,也是最後一天。我去醫院做了系列的檢查,惴惴不安的等着結果。等結果的時候,我心裏許了個願,等這些破事情搞定後,我決定加入貴州省一個艾滋病志願者協會,幫助更多的人。


  如果沒有得艾滋病,我要感恩。感恩我第一次在網上搜到的那個艾滋病志願協會的志願者對我的幫助,他完全沒有對我進行任何批判,只是第一時間温和而堅定的讓我瞭解了危險性行為後,還有阻斷藥這種事情,並推動我走進了醫院的門。


  我太知道我身邊有一些人也會像我一樣會發生這種不安全的行為了,但是沒有安全意識或者説是總有僥倖心理的不在少數。我希望如果有一天,有人需要我幫助時,我也能挽救一個人。


  也許是我的許願起了作用,準確的來説,還是我決定在不到24小時就來醫院尋求幫助這條路走對了,結果出來,一切平安。


  正常生活的感覺太好了。


  附:貴州省開展暴露預防醫療機構名單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趙毫

編輯/陸維剛

校檢/王豔霞

  編審/盧奕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