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httpsmhk4pxcom > 文化 > 正文

助力脱貧攻堅 書寫貴州故事 | 龍險峯:王偉的致富經


入冬的貴州高原,雲遮霧罩,山色空濛,給人營造出一種觀山思遠的氛圍。


我正是在這樣的季節,來到了長順縣廣順鎮核子村。


穿過一個村落,眼前一片開闊。一條彎彎曲曲的小河從田壩子中穿流,一些小山包鑲嵌在田土間。田土裏、山丘上,村民們冒着寒風忙碌,培土種植,揮鋤刨土。更令人新奇的是,還有人開着小型挖掘機在前面刨土,一羣男男女女後面拾掇着什麼。我好奇地詢問縣作協謝主席,村民們這是忙什麼?謝主席告訴我,村民們在整理耕地,種植折耳根,那用小型挖掘機勞作的是在挖掘折耳根。在決戰脱貧攻堅戰中,核子村大力發展折耳根、茭白和小辣椒三大種植產業,實現了從傳統農業向現代農業的種植結構調整。



謝主席話音才落,他的手機響了,是村委會的同志打電話來,説是給我預約的採訪對象因事出門了,建議另換人。我一聽,便建議找位種植折耳根脱貧的農户進行採訪。於是,謝主席給我聯繫王偉,他説王偉被大家稱為“折耳根種植大户。”


村委會見到了王偉。他個子不高,穿毛衣套夾克,人顯得精幹而充滿活力,臉上透年輕人的聰慧與帥氣。


這麼些年來,我養成一個習慣,喜歡在被採訪的對象家裏進行聊天。沒等我提出,王偉卻主動邀請我去他家。


王偉是開車來的,我上車後才發現他的車是途鋭越野車。他告訴我,這是公司的車。王偉家在寨子的坡頂上。不到三分鐘我倆就到了。下車,我發現屋門前還停有一輛通用轎車。我問王偉:“你有幾輛車?”“我有三輛車,另外一台是寶馬越野,拿去保養了。”他稍帶靦腆地答道。他這一不經意地回答,令我心中一震,看來,我眼前的這個農村小夥子真的不簡單。我環視眼前的房子,房子普通,只修了一層,但收拾得乾乾淨淨。


這時從屋裏走出一位年輕女子,她熱情地招呼我進屋坐。不用問,這應該就是王偉的妻子。我推門進屋,一股温暖的氣息撲面而來,屋中央安有取暖的爐子。一位可愛的小女孩正在自己喝稀飯。見我來,她不僅不怯場,反而冒出一句:“自己的事自己做,不許別人幫。”我一聽樂了,問她:“這是誰教你的?”她説:“是媽媽。”


王偉的妻子給我各端來一杯熱茶後,便抱着孩子進到裏屋去了。



王偉告訴我,在核子村的房子建於2010年。2017年,他在貴陽還購有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首付10餘萬元。


我聽他的介紹後,插了一句:“你不屬於貧困户。王偉聽後笑着説道:我這個年齡的人,到今天了仍是貧困户的話,説明自己偷懶無能,沒有勇氣去創業幹事!”


接着,他給我説在外面創業故事。


王偉説,他於2000年專科畢業。走出大山的第一站是江浙。鐵欄加工廠務工。一年後,他學會了做鐵欄的技術。2001年上半年,他回貴州都勻租門面做鐵欄業務。因缺資金,當年他就關掉都勻門面,再次到上海闖蕩。隨後輾轉到福建泉州,一呆就是5年。這5年,他學做過鐵藝,承包過酒店,賺了8萬元。2009年下半年,王偉又打道回浙江,靜下心來學做防盜門窗,幹了一年半,收入10多萬元。


外面再好,但市場總是別人的,只有回到貴州,才能獨闖一片天地。懷着這種念想,他帶回15萬元,2012在貴陽租了房子經營銅門,因沒有客户,僅一個月,他把房子轉租了。不久,王偉又在金陽客車站旁租了個門面。上了產品後才發現,這地方雖然人來人往,但都不是精準客户,不買銅門,到年底,王偉一盤算,自己從外面打工掙來的10幾萬元所剩無幾。到2013年初,他已經交不起每月3000元的門面租金。在一個夜深人靜的晚上,他獨自把樣品裝上車,拉回核子村老家。


正當他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發小找到了他。兩人徹夜長談,決定合夥投資再做銅門生意。倆人貸款5萬元,在貴陽浙江商城租了一個45平方米的門面,等交付門面轉讓費、商場保證金和新租門面裝修款時,王偉身上只剩2000元,第二月,他連交房租都沒錢了。眼看離業主限交房租的時間不多,王偉愁得整夜睡不着。王偉之前了個網站,因沒有使用,自己把它關了。這次門面轉讓後,他又重新打開網站,第一天打開,第二天就有客户進來談單子。這個單子是遵義一個國際售樓部裝修,一個大門售7萬元,有2萬元利潤,這個單子緩解了王偉的困境



2013年,王偉在貴陽浙江商城換租了個120平方米的門面。年底的某一天,憑着互惠雙贏的市場價格,王偉拿下了貴廣高鐵和滬昆高鐵所有貴州段建設需要的銅門單子。隨後兩年,王偉拿下近300萬元的單子,實現了由虧損到盈利的華麗轉身。


擺脱困境的王偉,經常回到核子村。2019年正是長順縣實施精準扶貧攻堅年和美麗鄉村建設的推進年。他親眼目睹了核子村發生的日新月異的變化。


核子村扶貧攻堅村第一書記周平元,和王偉是好朋友。2019年初,周平元找到王偉,要他參加村裏的精準扶貧組織管理委員會,做些公益事業,王偉欣然答應。王偉帶頭捐了1萬元,從而帶動全寨人捐款6萬元,用於寨子的環境整治與美化。


“我們在外打拼,過上了有錢人的生活,回到核子村發現,身邊的父老鄉親仍有不少人還沒有擺脱貧困,心裏很難過。這時我就想,富了不能忘記家鄉。個人富只算小富,大家富才是大富。經過多次考察,我在經營好貴陽銅門生意的同時,決定在老家投資做點產業,以帶動更多的農户致富。”王偉説。


“走,到你種植折耳根的田地去看看。”我向王偉提議。


離開王偉家,一路上,他介紹在家種植折耳根的情況。


他説自己一開始種300畝,土地採取流轉,涉及100多農户。價格田每畝800元,土每畝400元。流轉最多的農户達5畝。他們統一實行規模化種植,從土地的培耕到種植間距、從種苗到施肥都進行了改良。實行公司化管理、網絡化營運。主要銷往雲南、廣東、湖北、重慶、貴陽等地。銷售渠道50%通過網絡聯繫客户。栽種折耳根技術人才都是當地老百姓。因為核子村有栽種折耳根的歷史,主要是施肥、除草、排水。王偉説,目前他們公司每個月用工量1000多人,每天每人勞務100元,一個人一個月可以收入1000元左右,平均一年下來一個農民工可有1.5萬左右的收入。若是長期都來幹活的話,每人每月可有2000元收入,一年下來收入可達2.4萬元。公司每月支付民工工資10萬元左右,從不拖欠,每個月月底一次性付清,確保民工收入的穩定與安全。王偉補充説,就在不久前,村召開分紅大會,凡是把土地流轉出來的村民可以參加分紅,分得最多的農户有30萬元。2019年和2020年的56月,他們的公司種植300畝折耳根盈利450萬元,和合夥人每人分得200萬元,再拿50萬元來獎勵管理員和員工。


聽他講到這裏,我插話問:“若是價格跌了怎麼辦


王偉樂觀地回答我説,虧不到哪裏去。就按每公斤折耳根4元,每畝產折耳根2500公斤,300畝就是300萬元。一畝按6000元投入成本計,共需180萬元,最後公司仍有120萬元的純收入。


我問王偉有什麼感受。他告訴我説,自己最大的感受就是父老鄉親們的口袋有錢了,趕場買菜不吝惜了,愛買水果的人多了;其次是村民有錢捐修公益設施了,最有代表性的是我們全體村民捐40多萬元,拓寬了村子裏的路。對捐款多的農户,寨子裏再也沒人説風涼話了。記得當初自己回來捐5000元,就有個別村民當着大家的面説風涼話;再其次,在沒有規模化栽種折耳根產業之前,村裏年輕人大多數都在外面打工,家裏老人沒人贍養,孩子教育也沒人看管。折耳根產業發展起來後,村裏大多數年輕人都陸續回家了,全寨300人,其中年輕人佔200多,年輕人回寨務工幹活,老人生病看病,有人陪伴在身邊,子女教育有人在家管教。還有一個明顯變化,就是村民與村民的矛盾少了,子村過去是出了名的上訪村,而且上訪大都是東家長西家短的雞毛蒜皮的事,現在人人有事幹,有錢賺,大家比的是對摺耳根銷售市場信息瞭解多少,講的是團結協作,互助友善,誠信文明。


我問王偉下步有何打算。王偉告訴我,他準備把折耳根的產業做好,走深加工路子。準備研發折耳根葉子茶、低温油炸折耳根等,充分發揮核子村的折耳根資源優勢,做成天下名優產品。


王偉正談着,他的手機響了。接了電話,他告訴我説,是湖北一個客商打來的。2020年初認識的,到目前為止對方與他已做了兩單生意。今後兩年對方還要一萬斤折耳根。剛才打電話就是要王偉提供正在挖折耳根的視頻。


我倆邊走邊説,不覺間已經來到正在挖折耳根的現場。一台小型挖掘機正在地裏掏,後面跟着30多人在撿折耳根,山坡下,有人正忙將整袋整袋的折耳根抬上車。不一會,幾輛裝滿折耳根的大車便駛出核子村,從寬廣的道路駛向遠方……


/龍險峯

文字編輯/邱奕

視覺/實習生 龔拉

編審/李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