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httpsmhk4pxcom > 政能量 > 正文

北美觀察丨記者探訪遭盤查 華盛頓警察告誡“不要出門! ”

  當地時間1月17日,距離美國新任總統就職典禮已進入72小時倒計時。當天,記者在華盛頓市中心繼續探訪,感受到氣氛緊張,警戒級別已經明顯再度升高。

  華盛頓市區警戒水平再度提升

  當天,國會附近街區的國民警衞隊人數已經又有增長,而且所有通往國會和白宮的主要道路都已封堵,重要路口由國民警衞隊和警察雙重把守,提高了警戒水平。

  同時,波托馬克河上,還增加了巡邏艇,警戒防備防衞已經擴大到了水域。

  就職典禮前,將有25000名國民警衞隊士兵進駐華盛頓,同時還將有大量警力投入,這一安保規模堪稱前所未有。不過這還僅僅是開始。華盛頓市長鮑澤日前表示,即使是總統就職儀式之後,華盛頓也會保持高度安保狀態,未來這將是一種新常態(New Normal)。

  國家廣場已置於“鐵籠”之中

  記者還特意來到華盛頓國家廣場。從國家廣場西側的林肯紀念堂進入,撲面而來的是肅殺冷清。這裏平時是各地遊客的必到之處,也是當地市民鍛鍊休閒的場所,而如今空無一人。林肯紀念堂全無了平日遊人,代之的是國民警衞隊成員和警察,他們或四處巡走,或站在一邊閒聊。

  位於林肯紀念堂與華盛頓紀念碑(方尖碑)之間的著名倒影池,已被安全圍欄封起,平日秀麗的碧波,如今在鐵欄內死氣沉沉。

  沿倒影池前行,只見兩岸全都拉起了鐵網,完全將倒影池置於了鐵籠內。倒影池旁的工人們已經初步安置了大量燈光設備,應該是為就職典禮那天而用。

  這裏的保安介紹説,這些都是為就職典禮日當天使用的,當地時間18日就能全部安裝到位。

  此外,方尖碑也已經全都被鐵網包圍,不僅如此,還是加強版的雙道鐵網。

  記者遭遇盤查

  正當記者在鐵網外拍照時,一名年輕女警察巡邏路過,見狀立即停下盤問:“你在幹什麼?怎麼進來的?”記者一一回答。但警察好像不太理解,反覆詳細詢問記者走進國家廣場的路線,並要記者出示證件。

  這時,附近一位年輕男警察見狀過來,女警察於是問他:“你熟悉這裏嗎?我是紐約過來的,她説的來這裏的路線我不太清楚,你瞭解嗎?”可惜男警察也一臉困惑,表示:“我也是紐約來的,也不熟悉這裏。”於是,女警察丟下記者,去給上級打電話彙報。

  趁着女警察打電話,記者和男警察聊了起來,方才得知,他們都是從紐約調來增援華盛頓的,雖然他不清楚具體增援人數,但估計少説也有幾百人,甚至上千人。他前兩天剛到華盛頓,至於什麼時候離開並不清楚,要完全取決於華盛頓的安全形勢。他還告訴記者,紐約雖然總體形勢還算平定,但也有些擔心。他還告訴記者,他要值班到明天早上才能離崗,也就是一整夜都要在這裏守衞。

  看着女警察認真地向上級彙報,男警察告訴記者,國家廣場現在不允許任何人進入,所以他們對任何人的出現肯定要認真核查,以防萬一。記者告訴他,一路走來沒有見到任何不許進入的標誌,而且見到的國民警衞隊員和保安也沒有阻攔,所以以為可以進入,看來是誤會了。

  記者又問,看到倒影池兩側在安裝燈光設備,就職典禮當天會有什麼活動嗎?男警察説,這個他不清楚,但是當天這裏不允許任何人進入,而且目前瞭解,活動基本都是線上,所以估計安裝燈光也許只是烘托氣氛。

  這時,女警察給上級打完了電話,過來告訴記者有關方面正在核對信息,讓記者稍等。大概10分鐘後,只見一位歲數不小的男警察開着電瓶車過來,女警察立刻迎了上去。記者悄悄問男警察:“這是她老闆嗎?”男警察點頭。只見“老闆”和女警察簡單溝通後便朝記者走來,告訴記者他們核查後沒發現問題,記者可以走了。不過為了保險起見,他要“陪同”記者一起離開。

  路上,記者又問起他最近的工作和目前華盛頓內的安全形勢。“老闆”表示,他就是華盛頓本地警察,已經幹了20多年,從來沒遇到過今年這樣的情況。他説,國會山事件太糟糕了,而且各種關於恐怖活動的信息不斷傳來,他們最近真是忙壞了。不過,目前大批國民警衞隊已經到來,而且還有外地警察來增援,所以他認為,就職典禮當天,華盛頓應該能確保安全。不過,至於周邊地區怎樣則有點兒難説。他告誡記者:“不要出門!那天(就職典禮日)不要出門,這幾天都不要出門!“

  和“老闆”分手後,記者途經美國國務院。只見國務院門前停靠着四五輛國民警衞隊軍車,已經把從市區到國務院的通路完全堵住。緊鄰國務院的美聯儲總部,路口也被堵住。

  播放視頻畫中畫

  △國務院外,夜色正在降臨,國民警衞隊士兵會徹夜把守

  緊鄰國務院的公共車站內,電子廣告牌不斷滾動着國會山暴力衝擊事件中的嫌疑人照片,希望公眾能夠提供相關信息。

  雖然美國當選總統拜登即將就職,但目前高度戒備的緊張氛圍,卻為新政府的未來蒙上了些許陰影。正如華盛頓市長鮑澤日前所説,高度安防將成為未來華盛頓特區的新常態,這其中的不確定性,已經引起了許多美國人對未來的擔憂。(央視記者 武衞紅 汪曙光)